在放假的当天晚上忍不住又点开了三岛的书看了起来,一看就是通宵。之前看的时候都没有写过感受,总觉得这种心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,既震撼与三岛的文笔之美,又感叹三岛笔下的死亡禁忌之美是何等的壮观美丽。只能说阅读文学作品是有门栏的,对于我来说。看完通篇也只能用一句卧槽来感叹了。下面借用Raincy的点评来表达一下我内心的卧槽


丰饶之海,取名于月球环山。意为空洞匮乏,生命与情感既是虚无与幻象。


所谓丰饶,实为贫瘠。正如如烟如雾的春雪,未经降落,便已随风而去...

“他感到自己存在的理由是一种精妙的毒素,是与十八岁的倨傲紧密结合在一起的,他决定平生不玷污自己美丽白净的双手,不让它磨出一个水泡来,他像一面旗帜,只为风而生存,对于自己而说,唯一的真实就是单单为着一种感情而活着,这种感情漫无边际、毫无意义、死而复生、时衰时荣、既无方向,又无归结……”


这种“优雅的刺”和“病人的骄矜”使得清显“比起美丽的花朵,更爱扑向满是荆棘的暗淡的花种。”或者说,他所追求的实际上是一种禁忌之爱,是一种不可触碰或一经触碰便会失去的存在:“能够用手触及的东西,一旦离开我们一步,就会变成神圣的东西,变成奇迹,变成一种似乎不存在的美好的东西,一切事物皆具有神圣的要素,但因为我们手指的触及,随之变得污浊起来。

而廖科也是如此,她所促成的背叛与其说是对十四年前诺言的践行,不如说是获得促成又毁灭美好的快感。


“世上有这样一种人,他们精心培育鲜花的目的,就是为了盛开之后将花瓣撕得粉碎。”


至于本多,这个和三岛一样的法学青年,也是贯穿四部书的存在,本身就在某种程度上是带有冷眼旁观的色彩的作者的化身。“清闲毫无防备地裸露着自己的资质,宛若一只沐浴着初春雨水的小狗,同他相反,本多打从人生的第一步起,就觉察到世情险恶,将身子团缩于屋檐下,以便躲避过分明亮的雨水。”


这种于毁灭中成就美好的美学,本身就是“物哀”的一部分,本多撕碎绝笔信的那一刻,就预示着悲剧爱情的成就与破灭,一如飞樱和春雪,绝美之时就是衰败之日。


而这世间的恋情啊,也正如同衣袖上的熏香,浓烈而短暂,正因如此,于这不可常驻之世,以不得久留之恋,追寻片刻芳华,又有何不可呢?